时隔50年,月球又变得“流行”起来

2019-05-21 09:12


2

图片:NASA

时隔50年左右,月球又变得流行起来。

美国计划在2024年之前把宇航员再次送上月球表面,然后在这个地球最近的邻居上建立一个长期的可持续基地;而欧洲航天局也一再强调希望在不久的将来建立一个“月球村”;与此同时,中国也怀揣着载人登月的雄心。

然后还有各个私人公司,Blue Origin、Moon Express和Astrobotic等公司都在建造向月球表面运送有效载荷的月球着陆器。过不了多久,这样的飞船可能会搭载采矿机器人到月球上去,它们首先会勘探然后再开发月球水冰等资源(这些资源似乎在受永久阴影笼罩的月球极地陨石坑中有着非常可观的储量)。

此外,SpaceX也正在建造一艘巨大的宇宙飞船,用来运送人们往返月球、火星和太阳系内的其他目的地。

一时间,人们对月球的热情仿佛重新被点燃。

资深撰稿人伦纳德·大卫(Leonard David)在他的新书《Moon Rush: The new Space Race》中详细介绍了这些发展和其他更多相关的资讯,大卫最近也接受了采访,讨论了这本书和月球探索的未来。

以下是部分采访内容。

问:在20世纪70年代初阿波罗计划结束的几十年来,人们一直在说要让人类重返月球,但至今仍未实现,那么我们现在这样与过去几十年有什么不同吗?或者您认为我们现在看到的这些建设势头会停滞下来吗?

伦纳德·大卫:从某种程度上来说,这让我想起了以前发生过的其他事情,以前月球也很流行,但是月球项目却被缩减了。我经历了所有的阿波罗登月任务,你知道的,除了阿波罗17号任务之外,我们还有很多其他的计划,而我们本来可以更大胆一些,更精准地登陆月球的不同地方。

我确实要感谢特朗普政府,尤其是现在正在重建的太空委员会。我认为这是登月的一个新的转折点,这个委员会和它的成员们正在试图帮助指导政府制定一个能够经受得住时间考验的太空计划。

不过丑话说在前头,有时候太空计划虽然会得到很大的动力,但是钱不到位的话,最终计划也不得不搁浅,这种事情我以前也不是没有见过。所以如果没有坚定的目标的话,我们就只能放弃重返月球的目标,任由其他国家来填补这一空白。

问:说起其他国家,当初阿波罗计划主要是由美国和苏联的太空竞赛所推动的,那么您是否认为当今也存在类似太空竞赛的事情?

大卫:我已经说服自己这是一个低延迟的斯普特尼克效应(又叫斯普特尼克克危机,指的是当初俄罗斯斯普特尼克1号毫无先兆地成功发射,给美国造成了极大的恐慌)。我们已经具备了与其他国家竞争的所有条件,而中国是我们的头号对手,他们现在已经在月球的另一端拥有一个探测器,而且在今年年底,他们很可能会发射一个月球样本采集返回任务,这最终取决于将在7月进行的长征五号发射结果怎么样。

而在我看来,这似乎已经具备了某种太空竞赛的所有条件,但我们却没有真正意识到这场太空竞赛正在上演。美国副总统迈克·彭斯曾说过“太空竞赛”这个词,所以它也正在成为我们重返月球的术语之一。

此外,欧洲航天局仍然在计划建造一个“月球村”,并且向其他感兴趣的国家开放参与,其中也包括正在建造月球轨道空间站(如果这成为一个真正的项目的话)的美国。他们试图将其细分为一个国际参与的项目,就像一个小型国际空间站一样。

所以,如果把所有的这些碎片拼在一起看的话,你问我有没有太空竞赛?我不知道,不过我确实是闻到有那么一点味道。

问:而且现在还有很多私营公司都参与进来了。

大卫:没错。现在当我们说“太空竞赛”的时候,我们还要考虑上这些公司,和这些公司里面的私人企业家。比方说,以色列的月球着陆器Beresheet坠毁了,但它确实向我们展示了许多私营企业和集团可以取得什么样的成就。

但我认为随之而来的会是律师。在月球上将会涉及到不同类型的治理,而律师们已经比我们先走一步在月球环形山附近嗅来嗅去了。我认为我们还不确定在多个国家的法律层面上究竟会发生什么,尤其是当月球被分割成计划限定的基地的时候。月球上有些地方是你想去的,而且你会想在所有人之前先去那里。

问:是的,这有点棘手。关于开采月球资源,人们还进行了很多讨论,月球资源不仅仅是水冰,也可能是矿物,甚至可能是氦-3,如果我们真的能够在月球上赚到数十亿美元,那么到时候就会有很多关于拥有权的争论,这将会是另一场土地争夺战吗?

大卫:我也是这么想的,你会看到未来局势将会有很多张力;就好像“我们想做什么就做什么,以后再弥补。”

当你回顾历史的时候就会发现我们以前就见过这种情况。

问:那么在现在这样的背景下,您认为在未来10到20年内月球探索会发生什么重大的事情吗?

大卫:我确实认为是会有重大的事情发生,不过我认为这在一定程度上取决于我们在第一次人类任务和更多的机器人探索任务中会发现什么。就像月球冰一样,它这个问题就很值得怀疑;我们不确定我们是在跟什么打交道,我们不确定这种月球冰的稠度怎么样,也不知道把它从超级寒冷的陨石坑底部开采出来有多难,这是无法从经济上面衡量的。

所以,我们需要更多的数据。如果你试图预测月球的整体经济价值的话,你最好知道你要的挖掘是什么。

此外月球还潜伏着另一件事——我在新书中稍微提到了它,但我其实应该写更多关于它的东西——那就是月球的军事用途。我认为这是一件显而易见的事情,你甚至可以看到将军们开始谈论地月空间,所以,这方面是另一个我们以前没有想到过地方,现在我们将有军方非常感兴趣的地月任务,我想这也是另一个我们必须密切关注的问题。

再者,假设你在月球上有一笔意外之财,而保护它对一整个国家有利(即确保没有人干预任何事情),那么这就已经足够为我们在地球上发生冲突提供充分的原因了。

问:我们能从阿波罗计划中为下一次巨大飞跃学到什么吗?阿波罗计划已经是很久以前的事了,它几乎快要从人们的记忆中消失了,我们下一步想在月球上做的事应该和阿波罗计划非常不同,我们登上月球之后会驻扎在月球,而不仅仅是插上旗帜和留下脚印。

大卫:不幸的是,随着宇航员的逝去——这些资深宇航员正在减少;剩下的只有屈指可数的几个了——登月的实际经历已经有点“失传”了。

很多人都已经不记得阿波罗计划了。所以,回忆阿波罗计划所有取得过的成就也成了一个问题。阿波罗计划当初所做的不仅仅只是插旗子,宇航员还要安装仪器,研究收集了什么样的数据,记录在这样的环境下工作有多难,尤其是在月球的尘土中。月球的尘土问题一直被认为“很危险”。但科学家们有很多办法减轻它的威胁;人们也有一些想法,我认为新技术将使我们能够解决这类问题。

我们在月球上建立经济立足点时会遇到的一些问题,人们会有很多幻灯片来展示的效果如何如何。但是在地球上做实验,然后就妄想认为这在月球上也行得通是不现实的。你要亲自到月球去,然后才知道行不行得通,你必须要亲自去那里然后尝试各种各样的东西。

问:我们将在太空中测试的许多技术将帮助我们到达更远的远方。美国宇航局强调,月球是人类前往最终目的地火星的一块踏脚石。

大卫:我很喜欢踏脚石。当初的水星和双子座任务都是证明阿波罗计划技术的踏脚石。所以,我认为这个月球前哨基地对深空居住来说也是非常重要的。

对我来说,踏脚石在这方面是非常关键的。NASA之所以需要一个踏脚石计划,是因为他们还没有准备好。我们在近地轨道上待的时间太久了,我们已经失去了前往月球,进行深空探索的那种感觉。我们需要测试硬件,而且我们还在了解人类身体在太空的变化,这得多亏了空间站计划。

但对月球持有一种“已经去过,任务已经完成”的想法是完全错误的,我们在月球上也没去过多少地方。

我认为这就像是“西华德的蠢事”一样,当初我们买下阿拉斯加的时候,国会有着非常大的争议,为什么我们要花那么多钱买阿拉斯加?我们并不知道这片荒野会给我们带来什么。但后来出乎意料的事情发生了(发现金矿),这对这个国家来说是一笔意外之财,而不是什么蠢事。所以,也许这就是月球现在所扮演的角色——某种我们还不太确定那里是什么样子的荒野,但我们需要去那里,用人类和机器人去发现那里到底有什么。

我们相信我们将在月球上发现令我们惊讶的东西,我准备好大吃一惊了。

问:您还有什么想说的吗?

大卫:我希望这本书能引起人们的讨论,当你写这些东西的时候,你都想让人们在看完之后有更多的问题。

另一件事是它的道德规范问题。从某种程度上讲,这在法律方面确实有道德问题,比如谁将会在哪里,我们将会如何在月球上进行合作,我们是会手拉着手,还是会有人抢着跳投?诸如此类。

还有一些做广告的人想要利用月球。我看到了一些非常疯狂的想法,例如把月球的一部分刻出来做成一个标志,这样地球上的每个人都能看到它,当你提起这种事情的时候,观众会感到反感的。

还有整个月球遗址的保护。如果你真的像我一样认为未来游客会登上月球的话,那么如果能把参观阿波罗11号或17号(登陆点)之类的地方作为旅游活动的一部分的话,那就太好了。为了把月球变成一个历史遗址,并试图为未来的游客完好保存月球,已经有人在进行大量的工作了。



服务支持

我们珍惜您每一次在线询盘,有问必答,用专业的态度,贴心的服务。

让您真正感受到我们的与众不同!